作为贯穿企业运营始终的决策技能和思维方式,管理会计尤其强调将人才的业务思维和财务思维相融合,也即“业财融合”。管理者既要具备业务思维,能够辨明财务数据反映出的业务问题,并剖析其成因,为业务人员提供改进建议;又要具备财务分析和管理能力,更好地与财务人员沟通、协作,从而高效支持业务优化和组织发展。因此各层级管理人员应当撇开会计的职能因素,从提升企业经营和拓展自我能力的视角来学习和实践管理会计。

 

CMA
 

业财融合是会计由核算向管理转变的关键。业财融合理念要求管理会计在战略导向、资源匹配、协同管理、风险匹配的原则下,融入到企业的战略决策管理、预算管理、绩效管理、重大投资决策之中。企业也需要构建业务与财务相结合的智能化平台,为企业提供多方面、多层次、多维度的管理分析和经营决策支持。

 

一方面,管理会计在企业经营决策、财务工作转型等模块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特别是近些年,国内的人力资源成本增速飞快,“优化用工成本的同时促进业务增长”成为企业管理的重要议题。而管理会计通过设计出更合理的考核指标,并将其与员工绩效更好的协同,为企业提供了解题思路。

 

另一方面,管理会计更是组织内部人才培养的重要驱动力量——“管理”所代表的有条理性的逻辑思维,以及“会计”所代表的有针对性的数字分析,恰恰是管理者思考问题和实施行动的两个核心维度,只有二者兼备,才能在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中从容应对挑战。

 

CMA美国注册管理会计师、深圳前海亚讯电子商务有限公司CFO李斌认为,现代管理会计体系更多的是来自于企业经营实践中的案例迭代,而不受制于统一的会计准则更新,当新技术出现时,管理会计的工具和方法也随之融入新技术管理的某个环节,从而催生新的管理会计实践或体系,专业人士可以直接参照其对应的行业,快速融入日常管理,形成新的管理会计矩阵,助力企业发展。

 

CMA美国注册管理会计师、豪洛捷财务总监刘庆华认为业财融合考验的是财务人员 “专业+综合” 的能力,他表示,“经济发展的水平是社会整体财务管理水平的基础。欧美的企业管理制度已经发展了一百多年了,而我国改革开放只有几十年。因此欧美在财务方面的基础比较扎实,欧美成熟企业强调管理会计、业财融合比较多。” CMA的知识体系强调,管理会计不能仅局限在传统的工作方式中,而要把视野拓展到企业的外部,要能预见企业的未来。财会专业人士在了解外部环境之后,就可以把自身掌握的专业知识以及关键职能融入到企业战略管理中,促进企业的发展。

 

 

曾在多家世界500强任职的,中欧首席财务官CFO18届校友、和君恒成咨询顾问吴宁也是一位资深的CMA,他认为CMA知识体系在中国企业中有很大的应用市场。“外企的协同运营管理能力通常是通过专门设置经营管理部或运营管理中心来实现的,然而这种组织架构在多数中国民企中尚处于缺失状态。真正企业运营出现问题,往往是财务部门先发现的,例如效率、效益的降低,第一时间会被财务专业人士通过数据发现,并且作为牵头部门,协同业务经营部门提高企业运营能力。”吴宁表示,CMA的知识体系中强调了流程管理,通过流程图,把握关键路径,评估整体项目进度,并在每个路径下找到解决方案。CMA能够帮助财务人员开发创造性的解决方案以优化整个价值链的绩效,同时可以利用质量管理工具及方案优化企业价值链,引导价值流的映射和分析以优化运营;学习CMA知识体系,能够帮助财会专业人士成为企业价值链质量专家,并最终成为其他团队和业务领域认可的具有运营专业知识的业务合作伙伴。

 

未来管理会计行业会是无边界的持续存在,并按企业不同发展阶段贯穿于不同的职位和职能中,例如:在企业初创期,管理会计就融入在创始人团队中,从商业计划书到事无巨细的日常运营,但没有具体岗位分工;到了企业快速成长和扩张期,管理会计就以项目管理的形式存在于日常决策中,具体形式多为现金流管理、产品研发管理、竞争对手间的兼并与重组、大数据看板分析等,开始转由企业CFO主导,并形成专业化管理体系迭代;再到企业IPO或上市后,管理会计体系正式转入专业化分工,并由战略管理、信息技术、财务管理等部门分别承接具体的岗位职位,完成科学体系搭建。

 

无论企业发展处于哪个时期,选拔人才都必须要具备一定标准,尤其是选拔出既具备管理理念又拥有实践这种理念的执行力的人才。而帮助企业选拔人才,是1972年美国注册管理会计师认证(CMA)推出的真正原因。